• 【國際金融報】違約風險余波之后,信用債基金能否把握機會?
    2021年07月09日
      來源:【國際金融報】

        今年上半年股票市場整體震蕩,不少投資者選擇降低收益預期,將目光投向債券等固定收益類市場。由于經濟復蘇進程放緩、貨幣政策中性偏松等因素共振,債市行情同樣走出了一波三折。隨著債市震蕩下行,10年期國債收益率和國開債收益率上半年分別下行10BP9BP。

        目前市場上投資純債的基金主要有利率債基金、信用債基金等,前者年化收益率可能與貨幣基金不相上下,后者雖然風險相對前者較高,但收益也隨之更高。實際上,過去一年,信用債市場出現的違約事件給公募基金帶來不小沖擊,雖然有個別債基跌幅較大,但整體來看,主投信用債市場的債券基金依舊有較好表現。

        晨星中國公布的基金業績顯示,近一年年化回報率榜單中,前10只主投信用債的債基均超過4%。近三年年化回報率榜單中,前10只主投信用債的債基均超過5%。兩大榜單的最高年化回報率分別為5.04%6.97%。

        從近期市場環境來看,信用債市場發行監管政策收緊造成的謹慎和觀望情緒開始逐漸緩和,6月信用債一級發行明顯回暖,凈融資額大幅回正。在權益類基金近期回撤較大的表現下,債券基金又成為了投資者追求相對穩健的投資選擇之一。

        那么,整個信用債市場上半年的行情走勢如何?下半年投資債基的機會又將有多少呢?《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了富榮基金固定收益部總監呂曉蓉。晨星中國數據顯示,呂曉蓉管理的富榮富興純債債券近一年年化回報率達到4.23%,同類排名7/157;近三年年化回報率達到6.21%,同類排名4/113。

        上半年信用債分化嚴重

        回顧2021年上半年的信用債市場,呂曉蓉認為,呈現出整體收益率下行,但結構分化嚴重的形態。

           “從二級市場看,整體信用債的收益率是下行的,信用利差整體壓縮,中低等級壓縮幅度更大,但是在受到信用事件沖擊的煤炭、地產、部分區域城投上,信用利差出現了系統性的走闊。一級市場上這種分化更為顯著,上半年非金融類信用債凈增量不足1萬億元,凈融資量即使相比2019年也同比下行14%,凈增量中主要為發達區域的城投、產業和中西部城投凈融資均不佳。呂曉蓉表示。

        呂曉蓉認為,信用債的融資主體以重資產的部門為主,除了跟隨無風險收益率的波動,其發行與收益表現也與投資關系密切。隨著新增投資率和投資收益率在區域和行業間的分化,隨著政策對地方債務和地產行業更細分的監管,不同行業和區域間的信用分化的趨勢性格局延續仍是大概率事件,認清這種大趨勢并在趨勢內擇時與擇券是前提條件。

        違約曾帶來負面沖擊

        與股票投資者更關注企業未來的成長性不同,債券投資者更關注債券存續期能否得到償還。實際上,過去三年信用市場出現的違約風險給不少信用債基金的持有人帶來悲觀情緒的沖擊。

        呂曉蓉坦言,過去幾年違約案例的增加,也與上述提及的宏觀背景相關,我們看到,固定資產投資和社融的增速在2009年就見頂回落了,但是資本市場尤其是理財市場此后還有較快的發展,一直到2017年金融去杠桿與嚴監管,金融資源的供給速度階段性跟不上資金的需求速度,信用債發行人出清的速度才開始明顯加快。

        呂曉蓉進一步分析稱,盡管信用債整體市場的違約率仍處于低位水平,但是發債規模較大的企業中,違約占比事實上較高。據統計,債券余額在100億元以上的企業,已違約部分的占比接近15%,這些給投資者造成了明顯的負面影響。在宏觀和信用環境變化后,財務風格激進、主業核心競爭力不明顯的企業首先受到沖擊。

        存在一定交易性機會

        信用債市場雖然有過違約風險的案例,但這是否意味著相關基金很難有投資機會呢?

        呂曉蓉認為,短期而言,投資者在對信用債整體風險防范意識加強的前提下,不宜過度悲觀,避免一刀切式的投資,充分發揮基本面研究能力和宏觀策略輪動能力仍會創造相對穩健的收益。

           “畢竟經濟運行的動能依然良好,投融資的邏輯基礎并未發生根本性改變,而當前處于信用事件余波后的情緒謹慎期,交易層面也易出現情緒推動下的不合理定價,存在一定的交易性機會,這些對于具備研究能力的信用債基金而言反而是不錯的環境。呂曉蓉表示。

        展望中長期來看,呂曉蓉表示,各項政策一直將防范系統性風險放在核心位置,總量層面已進入穩杠桿的階段,政策更傾向于結構性調控,對于高債務部門例如地產、地方隱性債務,監管機構出臺了各類融資的細則,對于影子銀行也有明確的法規和限制。風險的提前管控,也會使得風險的暴露更加有序而非集中或突發。

        因此,呂曉蓉判斷,債券違約率系統性提升的可能性依然較低,部分行業和企業已經歷過一輪出清,剩余企業的抗波動能力也會更強,但對于再融資趨于受限的高杠杠地產企業、弱資質國企仍需提高警惕。



     

    上一篇:【證券日報網】半年業績出爐 富榮基...
    下一篇:【上海證券報·中國證券網】富榮基金呂...
    關閉本頁 打印本頁